内容字号: 默认 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面对新型肺炎 日本在做什么

2020-01-31 02:35 出处:人气: 评论(

原标题:面对新型肺炎,日本在做什么

  在湖北工作、生活的日本人,目前有650位左右希望回到日本。1月28日、29日和30日,日本政府连派三架飞机飞武汉,接日侨回国。第一班206个人已经回到日本,其中三人咳嗽、一人低烧已经送往医院。

 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牵动的不只是中国人的心,也在影响世界。包括笔者这样年过六旬,在日本生活了几十年的老者,也开始不停刷手机,反复看朋友圈。信息更新得非常之快,也更加碎片化。

  笔者想在这里写写面对这场新型肺炎,日本媒体、政府及市民是如何行动,如何分担责任的。

  作为日本《朝日新闻》的订户,笔者最早看到的报道,是该报政治部派到北京任特派员的富名腰隆写的报道,谈新型冠状病毒导致肺炎的患者中出现了死亡现象。

  以笔者对日本媒体的了解,传染病属于社会部记者采访的范畴,而在地理划分上,武汉也并非归北京记者站采访。一个政治部记者,跨出自己的业务范围,报道在行政区划上不属于自己的新闻,这样的选题在极度保守的编辑部那里,通常是通不过的。

  富名腰隆1月11日的报道,一共只有378个字,但引发了日本人的注意。

  到了1月17日,日本发生第一例新型肺炎,患者去过武汉,这成为日本媒体报道的重点。此时证明《朝日新闻》11日的报道具有先见之明。17日的报道已不再是一个小豆腐块,而变成第二版最重要的报道,2347个字,有图,有解说,已经是当日报纸上最为重视的一条大新闻了。

面对新型肺炎 日本在做什么

  |1月17日的朝日新闻第二版

  文章的重点有三个:第一是日本国内首例,而且去过武汉;第二是担心就要到来的春节,会将病毒扩展到全中国;第三是没有发现人传染人的现象。

  仔细阅读全文,发现日本患者病状并不严重,而且已经出院,似乎一切顺畅。一叶落而知秋,媒体对未来的预测也清清楚楚,没有一点炒作的感觉

  笔者不觉得日本媒体记者有三头六臂,但他们大部分能做到在病毒面前见微知著,保持了某种敏感性。同时没有炒作,而把具体事实报道得很清楚。

  从日本的报道看,日本政府到1月28日,也就是武汉决定关闭与周边城市交通的第5天,才将本次冠状病毒肺炎规定为“指定感染症”。

  作为负责任的政府,在指定某个病症为传染病时,需要有明确的医学证据,充分考虑社会影响,能够应对该传染病的危害,并具有充足的能力将该传染范围控制住。

  1月28日,安倍晋三内阁作出了决定,将本次新型肺炎规定为“指定感染症”。日本法律对传染病有相关的规定:

  第一类为埃博拉出血热(被指定后,需要住院治疗,限制其工作,限制使用交通工具);

  第二类为非典(SARS)、中东呼吸综合征(MERS)(被指定后,需要住院治疗,限制其工作);

  第三类为肠管出血性大肠菌感染症、霍乱(被指定后,限制其工作);

  除此之外还有第四类疟疾(禁止某些动物的进口)及第五类麻疹、风疹、梅毒(进行相关的动向调查)等。

  本次新型肺炎的行为限制,按上述第一至三类执行。

  被指定为传染病后,国家有权劝告患者住院治疗,也有权禁止其去单位工作。不听从命令者,国家强制其住院治疗。凡是患上了指定感染症,相关的医疗费用全部由国家负担。这样能杜绝某些人因为经济上没有负担相关费用的能力而拒绝治疗,杜绝因为不能有效控制病人而造成更大面积传染的发生。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
更多文章

相关文章